????霍宝疑惑归疑惑,却没有当众发问。

????按照之前的说法,童军是要过江的,并不留守和州。

????反而是霍五这里,留守和州大营,等到马寨主到了,再过江与众将军合兵。

????等到众人下去备战,霍宝就好奇问道:“爹,打采石矶是表叔与水大哥,打三县是冯爷他们,那儿子过江作甚?”

????霍五看着儿子,也是很犹豫了。

????之前他想的很好,可临到跟前,又改了主意。

????“爹……”

????“你带人留守和州,等你六叔来了,再过江与众人合兵。”

????霍宝闻言,不由皱眉。

????这不是老爹之前的差事么?

????“那爹呢?”

????“我带人马移驻江浦县……回头打完太平府,东进途径大胜关,我带人从浦子口渡江,潜入大胜关,接应滁州军主力过关!”

????霍宝连忙摇头:“爹怎么能轻动?还是儿子去!”

????霍五正色道:“难道我能坐享其成么?”

????霍宝板脸道:“爹只不过是不放心,难道儿子就放心爹了?让豹子留守和州好了,咱们爷俩一道去江浦县!”

????霍五连忙摇头:“不行,你要么跟在你表叔跟前,要么跟着水进,想要自己做一路也行,就不能咱们爷俩在一处!”

????他想的多,战场上变幻莫测,要是他们上阵父子兵,让人包圆了,那滁州军立时就成了散沙。

????如今滁州军内部诸将实力均衡发展,是霍五有意为之。

????免得一方做大,天长日久,伤了交情。

????好处就是若是他出事,小宝能接位,平衡各方。

????弊端是要是小宝也出事,那无人能以压倒性的实力登顶,滁州军只能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

????霍宝正色道:“爹爱子之心,儿子心受……可东关大战儿子就在后方,这次又在后方,那童兵就永远是童兵,不能成长……江浦,还是儿子去吧!”

????霍五麾下,能领兵的只有牛清一人,其他几位千户都是因和州、庐州战功新提拔上来的,没有能拿得出手之人。

????剩下林师爷、薛彪,都不善战事。

????霍五还是不肯。

????霍宝恳切道:“爹既是晓得咱们父子不能坐享其成,那肯定有一人要征伐在前?难道年少力壮的我猫在后头,让老爹拼杀在前头?诸位叔伯怎么看儿子?这滁州军中,儿又如何服众?”

????霍五有些后悔。

????之前没想到金陵水师会移驻采石矶。

????他之前的想法,是想要让邓健带霍宝去江浦。

????可金陵水师移驻采石矶,金陵守军也调派人马出来,采石矶之战就艰难。

????为了减免渡江伤亡,霍五就让邓健、水进两人前往。

????如此,倒是江浦那边没有大将过去。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霍五所言,哪里不是霍五的担忧?

????“爹就放心吧,是潜入,又不是正面夺关卡,儿子不会让自己身处险境!”霍宝道。

????霍五叹口气,摸着儿子肩膀:“走到今天,爹怕了!”

????滁州军的名号打出去,父子两人就再也没有退步。

????这摊子越铺越大,霍五欣喜之余,也随时自省。

????霍宝洒脱道:“有什么怕的,实在不行,还有九叔那边可以投靠!如今这天下,烽烟四起,朝廷想要追剿也无力了。”

????霍五性子豁达,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道:“那你可听着这边消息,不能轻动!”

????霍宝道:“爹就放心吧!”

????终是敲定,霍宝部移驻江浦。

????……

????九月二十,碧空如洗。

????卯正时分,滁州军诸人就到了江边。

????滁州军邓健部六千老兵,水进部三千老卒,作为先头部队,即将渡江前往采石矶。

????巢湖水师只留了于都统三子于大河留守,其他诸将军亦全员而出。

????两座楼船,一千多战船,在江面上浩浩荡荡。

????霍五亲临渡口,为诸将壮行。

????邓健傲然道:“表哥放心,定会在午时前拿下采石矶,不会耽搁大家伙儿过江!”

????水进亦道:“五爷且等我们好消息!”

????于都统亦穿着铠甲,手持长枪,亲自上船督战。

????霍五身后,林师爷、薛彪、杜老八、冯和尚、马驹子、霍宝等人都在。

????除了霍五本部人马,其他各部人马陈师北岸。

????等到拿下采石矶,杜老八、冯和尚、马驹子三部人马过江攻打太平三县,霍宝率童兵陆路去江浦。

????……

????江面上小船往来不断,不时传递采石矶的消息。

????“报!金陵水师将领楼船出迎,与安指挥的坐船对上!”

????这是要打水战么?

????上次巢湖水战是夜晚,巢湖水师又占了地利之便,如今大白天的,不知应对如何?

????“报!采石矶守军有强弩,邓将军提前叫人预备了麦杆。”

????大家的心提起又放下。

????强弩射程远,杀伤力强,若是没有合适应对手段,那滁州军难免伤亡惨重。

????“报!水将军从采石矶侧边驻留,叫人放了绳车,想要从侧面上去。”

????大家面面相觑,不得不佩服水进的勇武。

????却是不敢说什么背晦的话。

????“报!霍千户带了弩兵为邓将军掠阵,邓将军直接从正面上了采石矶!”

????这个霍千户,就是还跟在邓健身边的霍虎。

????之前和州收缴的一百架强弩,如今都在邓健军中。

????一条条的消息传来。

????大家从紧张变得雀跃。

????邓健的武力大家尽知,绝对是以一当十的悍将。

????他顺利登岸,这战局就定了一半。

????冯和尚手中已经握着十八子手串,却是速度快起来。

????杜老八则是摸了摸肚皮,神情舒适:“九月里,真是吃蟹的好时节,也不知芜湖的螃蟹比不比得上巢湖,这回能饱了口福了!”

????薛彪眼见把兄弟闹了笑话,解释道:“八弟,芜湖没有湖。”

????“咦?不是说有个北湖?那不是叫芜湖?”

????“北湖在当涂与金陵府的溧水县、高淳县三地中间,并不在芜湖。”

????“那我回头去当涂吃!”

????马驹子坐在下首,看着杜老八笑的天真烂漫,很是无语。

????自己这位八叔,永远都是这样没心没肺。

????他也就是运气好,之前有自己爹护着他,眼下又有五伯护着。

????换个地界,这样性情,早就让人算计死了。

????霍宝却是心下一动,低声问霍五:“爹,冯爷那边,是不是还得有水师出动?”

????霍五点头道:“北湖上也有水匪,或剿或抚,总要荡平!”

????北湖湖面有四分之一个巢湖大,影响三县安稳。

????霍宝却在想着金陵府地图,往金陵城方向需要路过大胜关,绕路可以先得溧水与高淳两县。

????滁州军到时候还是会分兵。

????能攻打大胜关的人马有限,怪不得霍五要安排人手,从江浦过江,两面夹击大胜关。

????……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又陆续有消息传来。

????“报!水将军已经从采石矶侧面登岸!”

????“报!安指挥率五百枪兵,抢上金陵水师的楼船!”

????“报!采石矶官兵守军出动,在滩涂之上,与邓将军等人混战。”

????“报!于都统率领战船,在采石矶渡口堵住出水师援军!”

????大家的心跟着提了起来。

????虽没有亲眼所见,可只凭消息,大家也晓得,除了于都统这一路人马,其他三路都是近身战。

????刀枪无眼,到了近战这一步,什么都有可能。

????霍宝也有些后悔,为什么之前没主动请战。

????邓健身边,还有霍虎掠阵;水进那边,却是没有特别出色的人物。

????水进选择的方向,又是险要之地。

????……

????等到天色将午,终于传来捷报。

????“报!邓将军斩杀采石矶守将!”

????“报!水将军活捉金陵援兵将领!”

????“报!安指挥活捉金陵水师都统!”

????“报!于都统击沉水师援军战船十艘,缴获楼船一座!”

????众人面上都带了欢喜。

????采石矶一战,尘埃落定。

????大家心中很是庆幸了。

????若是没有巢湖水师的入伙,只这一个采石矶,就能将滁州军死死挡在江北。

????林师爷含笑道:“恭喜五爷!”

????霍五大笑道:“同喜同喜!”

????冯和尚、杜老八等人也面带欢喜,望向江面。

????……

????远远行来的楼船,从两座变成了四座。

????于都统站在船头,与女婿叹道:“这就是运势啊!”

????金陵水师的两座楼船,同安庆水师的楼船配置相仿,两侧是有火炮位的。

????可是这两座楼船一炮未出,等到缴获后,翁婿两人登船,才发现火炮已经形同虚设,没有弹药。

????就是采石矶水卡,也设有炮台。

????也是一炮未出,要不然有火器在,滁州军即便能夺下采石矶,也会伤亡不轻。

????安勇亦感叹道:“朝廷的气数尽了!”

????不说别的时候,就说十来年前,老都统带了人马来巢湖,还是军备充足。

????于家、安家相继招抚,也是因水匪无力与朝廷剿匪兵马硬抗。

????十年过去,倒是倒转。

????如今他们气势如虹,朝廷守军反而如同土鸡瓦犬一般。

????他们很是庆幸了。

????若是没有寿天万的昏招,他们就想不起投滁州军,那说不得今日与滁州军对上的就是巢湖水师。

????即便他们的人马比朝廷守军强,可是他们也不能说能与滁州军抗衡。

????“邓将军,真猛人也!”

????于都统亲眼目睹邓健以一人之力,在滩涂上发威,为随之登岸的人马打开局面。

????“水将军,亦是不俗!”

????安勇这边载的是水进部,对于水进另辟蹊径登岸,也是赞叹不已。

????翁婿两人说着,亦是带了几分豪情。

????滁州军这样的军势,大有可为。

????等楼船过来,正好午初。

????“幸不辱命!”

????于都统对霍五抱拳道。

????霍五连忙扶了,道:“滁州军得巢湖水师,如虎添翼,如虎添翼啊!”

????于都统并不贪功:“此战全赖邓将军、水将军神勇!”

????“都好,都好!”霍五喜形于色。

????渡江,不仅仅是渡江。

????大家没有耽搁,冯和尚部、杜老八部、马驹子部,还有分属邓健、水进部的九千五百庐州兵,分批渡江。

????北岸上,只剩下霍五父子、林师爷、薛彪等人。

????霍宝与诸人作别,带了一万童兵,前往江浦,随行的还有薛彪。

????薛彪会折返滨江,从滨江去金陵,摸清金陵守卫,为随后的金陵之战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