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邢枫的小脸瞬间变成了苦瓜,腿已经微微颤抖了,虽然还要把手抬起来,但他还是照做了,因为他有着一个做大侠的梦。

????邢天翼看着邢枫扎着马步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进屋子,开始张罗起早饭了。

????一炷香后,随着炊烟的飘起,阵阵食物的香气,便顺着木门破损的地方传了出来,邢枫咽了咽唾沫,小小的移动着自己的小脚跟,想缓解自己酸麻的小腿。

????“不许动!”屋子里传来了邢天翼的喝声。

????邢枫立即停止了自己偷摸的小碎步,咬牙举着双手,努力的维持着平衡,额头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些许汗珠。

????就这样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随着一句“早上就到这儿,来吃饭。”

????邢枫如获大赦,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小腿现在是又酸又麻,两个手也是艰难的支撑着往后倾倒得身体,还有轻微的抖动。

????“怎么,练得饭都顾不上吃了?那再练两个时辰吧”屋里淡淡的声音传来。

????“来了来了”邢枫连忙应道。说着勉力的支撑起疲惫的身体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屋内走去。

????一天,两天,三天……邢枫日复一日的苦练父亲教予的身法与口诀,而那些神奇的口诀每次在白天练功的疲惫后,通过一晚的休眠,都能给予他第二天充沛的体能,并且觉得尤为的精神,饭量和体力也已经逐渐的增大。

????半年后??晌午

????邢枫正在自家院子里练父亲传授的《炎罗拳》第三层,这半年来的进步神速,让刑天翼欣慰的同时,也有了一丝担忧,枫儿终究还是走了这条路。

????豆大的汗珠随着他不断舞动的身姿从额头留下,身上单薄的衣衫也早已被汗水浸湿,经过这些时日的练功,邢枫的身体已经变得越来越结实,和当初瘦弱的小身板比起来,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扎实的身体上,已经出现了些许不符年纪的线条。

????“天翼叔叔,天翼叔叔,不好了,不好了”带着哭腔,只见一个幼小的身影,快速的跑过邢枫家的篱笆,一手推开了门。

????揉了揉哭肿的双眼,吃惊的看着邢枫飞快的身法。

????邢枫心里一慌,想起了邢天翼的嘱托,立马作势一下子让身体横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哎哟…嘶…”邢枫假意痛苦的扶着腿,其实他刚刚摔出去的时候已经卸力了,因为是他自己故意摔得,所以分寸和尺度都能很好的把握。

????“你没事吧”兰儿的泪痕还挂在红扑扑的脸上,焦急的问道,随后快步跑到了邢枫的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疼疼疼,轻点”邢枫咧牙皱眉的说道。

????“你刚刚是在干嘛呢,好像猴子一样飞上飞下的”兰儿扑闪的大眼睛问道。

????“噢,刚刚啊……刚刚…欸,对了,你找我爹有什么事”邢枫忽然岔开了话题。

????“呜呜呜,呜呜,都死了,呜,都死了……”兰儿像是突然想了什么,突然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邢枫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慌了,连忙抓着兰儿小小的双肩问道:“别哭了,好兰儿,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什么都死了?”

????“呜……大伯,二伯,还有…呜…我爹,我娘,呜呜……”说到这里,兰儿更是泣不成声。

????邢枫瞬间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堵着,非常的压抑,更用力晃着兰儿瘦小的身体:“兰儿,兰儿,叔叔,婶婶怎么会?”

????邢枫的问话突然被一阵调笑所打断。

????“哟,这还有两个小娃娃呢,差点漏了,来人,快点把他们给尊者送过去,别错过了炉鼎献祭的时辰。”只见不知何时,门口突然来了一群人,一个脸色蜡黄,手里拿着手绢掩着口鼻的人站在了最前头,他们都身穿黑白色衣服,胸口有一紫色巨大的花。

????“是”顿时,这群人拔出了身边的佩刀,围住了邢枫和兰儿。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邢枫此时已经大体明白,应该就是这些人杀了叔叔和婶婶,虽然愤怒,但他也知道敌众我寡的道理。

????无人回应他的问话,只见这群人,一拥而上,就要擒拿他们。

????“抓活的,不许伤了,不然尊主怪罪,拿你们是问!”淡淡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听了此话,这群人瞬时收了佩刀,就扑了上去。只见说时迟,那时快,邢枫侧身闪过了来抓他手,左手一把扣住来人伸手的虎口,用力一捏,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来人就被拿捏住了,并跪倒在了地上。

????众人一惊,面面相额,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孩子还反抗的,这还了得,顿时怒吼一声,纷纷上前去抓。

????只见邢枫施展了他灵动的身法,瞬时回想起了父亲当时教他的茶杯收水的情形,一一闪过了那些抓他的手,同时或踢、或肘、或拳,与这群来路不明的人斗了起来。

????同时也施展起了,他久练的《炎罗拳》,“《炎罗拳》讲究气沉丹田,拳出炎至,要调动你全身的热能借助气血的运转,集中于双拳之中,随着双拳的击出,热炎轰之。气血运转的越快,炎罗拳越是炽热,威力也越大!”父亲的话语此时在邢枫的脑海中响起。

????牢记父亲的教诲,邢枫挥舞的《炎罗拳》是越大越快,双拳上隐隐泛红,有着淡淡的光韵。

????“好小子!”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

????“啊”伴随着一声惊呼。

????邢枫顿时觉得背后一痛,像是撕裂了一样,横飞了出去。“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赤炎宗的余孽,那就留你不得,尊主那儿的话就另外再找吧”只见领头那人舔着手上的鲜血,阴狠的说道。

????邢枫重重的摔进了家里的土房中,砸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嘴里的鲜血也溢了出来。勉力的支撑起身体想要站起来,但是仿佛身体不是自己似的,除了疼痛,就是无力。

????“枫哥哥!”又是一声惊呼。

????此时的邢枫感受到

????“枫哥哥!”又是一声惊呼。

????此时的邢枫感受到扑面的一阵劲风,伴随着死亡的味道迎面袭来。

????呵呵,我就要死了吗?什么都还没干,我的大侠梦!江湖还未开始!爹,兰儿他们会如何,我好不甘心!

????不甘心啊!

????我要救他们!

????我好弱!我想要力量!

????我要力量!

????啊!

????啊!

????啊!”

????邢枫内心的不甘在咆哮,他倔强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奋力的睁大双眼,红色的血丝布满了眼眸,努力想要看清自己死亡的瞬间,好让自己永远铭记杀死他的那人容貌,想要复仇!

????忽然,眼前的景象突然感觉慢了下来,鼻子渐渐的闻到了血腥味,抬头便望见红色粘稠的血液不断从上往下掉落,越来越多,越掉越快,很快他的眼睛就变得模糊了起来,脚下也不断有血液涌出,他想挣扎,但是浑身上下像是被施了咒一样动不了,深吸了一口气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液没过了他的头顶,全身被粘稠的血液包裹了,仿佛进入了血海,眼前只有一片猩红。

????一个空灵而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吾名——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