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雀斩!”

????“灭魂殃!”

????一个半月型的烈焰从华殷的扇子中射出,径直的朝那冥团飞去。

????同时,也是争锋相对,将那钉头大锤一舞,一阴历恶鬼显现扑出,想要将那烈焰一口吞并!

????“轰”的一声,两相功法相撞,互相抵消。耀眼的光芒闪起,让一旁观战的邢枫和兰儿都几乎睁不开眼。但是华殷和那冥团仿佛不受影响,随即脚底都轻点地面,如离弦的箭般冲向对方,双方均想凭借耀眼的光芒对视线的干扰,夺得先机。

????“叮”——华殷通过身法借力避免与冥团硬碰硬,翻越到了其身后,紧接着是一轮疾风般凌厉的攻势,冥团也并非等闲之辈,瞬息转身,全部抵挡住。转眼间也是一阵反击。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打的好不精彩,异常景,欧阳岳不禁怒喝道:“玄无极!”

????“哈哈哈哈,小火鸟,别来无恙呀!”只见一盘坐在黑色巨鼎周围,脸上画面各种奇异符号的男子从周围和他一样的人群中站立起来,撕掉了他脸上的假面具,露出了其原本的容貌。

????此人看上去不过五十,一头银发披直于肩上,两条弯眉下有着有一双带着邪气的眼睛,嘴角永远漏着一抹自信的微笑,好像普天之下没有能够令他烦扰之事。

????玄无极——幽冥谷谷主,《冥道》第五重境界,距离大成仅一步之遥,有“冥诸葛”之称,善用诡谋,邪派的智慧担当,江湖凌天榜第十一位。

????魂九幽见到玄无极,先是欣喜,随即惊恐万分,苦涩道:“谷主,属下办事不力,大意轻敌,请谷主责罚,咳咳。”

????言罢,又是一口鲜血咳出,玄无极未瞧其一眼,也并无回应。

????“老狐狸!果然狡诈无比,藏得够深的!不把你这‘窝’一把火烧了,你还不出来呢!”欧阳岳了然道。他与这玄无极已经多次交手,通过着道买教训,现已深谙其道,对其出现并不感意外,只是眼看就要成功一举毁掉七口黑色巨鼎,而在最后被拦下,感到了些许懊恼。

????“彼此彼此,哪比得上你们正派这般大阵仗,暗度陈仓陡然来了个五大门派齐聚,让我等措手不及,另外两个门派呢?你们不是自喻正派同气连枝吗?”玄无极轻笑道。

????此时的幽冥谷与赤炎宗两派已正式分开,包含那刚结束况,均无负伤,便点了下头,随即朝玄无极,道:“正派之事与你幽冥谷何干?”

????玄无极轻笑一下,道:“噢?那让我猜一下,会不会是在离此地的三十里地的槐安亭呢?”

????欧阳岳与三位宗老都瞳孔微缩,相视了一下,从彼此眼神中,都看到了对方的惊疑。欧阳岳随即脸色不改,正色道:“老狐狸,你何不此刻亲自去验一验,便知真假。”

????“真当我三岁孩童吗?我走让你等烧了这南象离位?”玄无极轻蔑道,“还差一刻,此间事了,那方自会有结果!”

????闻言,欧阳岳并未理会,而是转头向四周看了看,虽隔着绿纹鬼幕,但依然看见其他另外三个方向绿色光柱冲天而起,而中间那个鬼图鬼气缭绕,阴气更盛,即使隔着遥远的距离以及鬼幕,都能瞧见最重要的第七颗“丁”已经光芒凸显!在其下方压制的梵文和“卍”字的佛光已经变得越发黯淡,无光。

????欧阳岳思忖着:看来时间真的无多,距离午时已经无限接近了,其他三象此刻也毫无动静,虽说不知战况如何,但眼看也是破阵无望!罢了,能破一象是一象,能破一宫是一宫,就算能最后削弱其四象七煞阵的成型威力也行!

????想罢,欧阳岳的脸色瞬间变得肃穆起来,喝到:“此战关乎我正派未来百年之气运,更关乎江湖武林的一场浩劫,最终关乎天下百姓生死,免遭生灵涂炭!赤炎宗众弟子听令!随我一同出手!尽最大力,灭敌!”

????“是!”三位宗老以及众赤炎宗弟子闻言都为之一振,霓凰也是一声清鸣以作回应。

????最终一击!决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