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回去之后左旸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独步杀戮。

????你能想象这个一直将左旸视为必须超越的对手的家伙居然直接跑到平江河畔来接船?能够做到这一步,也真是已经没谁了。

????“这儿!这儿呢!我在这儿!”

????移花宫的宫船刚刚从迷雾中驶出来,还没有到靠岸的港口,左旸便已经听到了这个家伙的声音,来到甲板上向岸边看去,果然看到这货正在岸上一蹦一跳的向他招手。

????“婆婆,就在这里靠岸吧。”

????左旸无奈,只得笑着对管理宫船的婆婆说道。

????“遵命!公子圣谕——靠岸!”

????除了第一次前往移花宫时这个婆婆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自那之后左旸就成了无缺公子,左旸就成了她的顶头上司,这个婆婆对他的态度便只有尊敬了。

????这也是一个非常执拗的人,左旸已经屡次告诉她没必要如此正式,也不需要将他当无缺公子对待,但这个婆婆就是不听,依旧严格遵守着移花宫的规矩,每次见了他都要行礼,每次与他说话都极为刻板。

????既然说不通,左旸也只能作罢。

????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讲,这个婆婆的刻板也是颇给他长脸,每次河岸上有玩家看到左旸这样的排场与地位都羡慕不已,这点从独步杀戮的表现上也能看出一些端倪,这个家伙知道左旸已经注意到他之后就不再喊了,只是看向眼睛却变得亮晶晶的……在无根门,他虽是首席弟子,但却依旧只是天字一号魏无言身边的一个狗奴才,还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那种,哪里有左旸如此潇洒惬意。

????宫船刚到岸边,独步杀戮已经飞快的迎了上来,不待宫船放下舢板,便脚下微微一蹋想施展轻功上船来与左旸交易。

????“哗!”

????婆婆却是眼睛微微一冷,二话不说抬手便是一掌向他拍去。

????“唉?”

????独步杀戮的反应倒是很快,眼见这一掌来者不善,怪叫了一声的同时连忙使了一招【花开见佛(架招)】,总算是及时挡住了婆婆这雷霆一掌。

????不过他虽招架及时并未受到什么伤害,但却也被婆婆这一掌给拍了回去,重新落回了岸上。

????“哼!移花宫的宫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尤其是无根门那些个不男不女的东西,你若再敢不知深浅,便休怪老身手下无情!”

????婆婆冷眼看着他,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嫌弃的表情,同时还拿出一块手帕不停的擦拭着自己那只碰过独步杀戮的手。

????移花宫与无根门本就有些过节,当初无根门执事李维雍见到左旸之后,也是没说上几句话便非要取左旸性命,这可不是临时起意,正是源于两个门派之间早已存在的矛盾……这些陈年旧事身为无缺公子的左旸自然是知道的,这也就是移花宫不似无根门那般嗜杀,否则婆婆这次出手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

????“我靠……”

????独步杀戮听了这番话,当即气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张口就要回骂……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骂他“不男不女”,还有婆婆那极度嫌弃的反应,更是在踩踏他的自尊心。

????这正是独步杀戮此前那么迫切想要变回正常男人的原因,不管是玩家还是npc,他喵的都不把他当人看好么?其实玩家还好一些,大部分玩家互相之间看是实力,是功力排行,所以一般人不会想这么多,就算偶尔有人心里骂着“死太监”也绝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来,但npc就不一样了,不管是正派还是邪派的npc,从来都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他,而且还是不接受反驳的那种!

????“兄弟,别与一个npc置气,不值当。”

????左旸已经施展轻功落到了独步杀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现在他总算知道独步杀戮的感受了,游戏体验确实不好,唉,要是有哪个npc拍了他一掌还在那一脸嫌弃的擦手,他娘的他要是不让那个王八蛋知道酆都的门冲哪边开,他就不叫“铁口直断”。

????说完,左旸又扭头冲婆婆点了点头,说道:“婆婆,你们先回去吧,不用管我了。”

????“遵命。”

????婆婆应了一声,偏偏又狠狠的补了一刀,“公子,你也需与此人划清界限,免得被好事的人看到,到处传咱们移花宫无缺公子交友不慎,到时候再叫宫主知道了,只怕公子不沐浴更衣洗去身上的污秽,宫主连绣玉谷都不让公子进了。”

????“你!我去你大爷的,你再说一遍试试,老子跟你拼了!”

????独步杀戮当即气的脑门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指着婆婆一副准备打架的姿态。

????“有话好说,婆婆你先回吧,你的话我都记住了。”

????左旸只得又做起了和事老,一边拉住独步杀戮,一边对婆婆不停的挥手。

????如此等移花宫的宫船驶离之后,独步杀戮才终于冷静了下来,只是此时脸色依旧有些红,没好气的看了左旸一眼,问道:“东西呢?”

????“交易。”

????左旸总算松开了他,而后打开交易界面,将【葵花宝典残卷】放了上去,见独步杀戮也将【????(中卷)】放入交易界面之后,这才选择了确认交易。

????“哈哈哈,爽!”

????而【葵花宝典残卷】到手的那一刹那,独步杀戮的情绪便立刻又发生了改变,仿佛瞬间忘却了刚才的不愉快,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兴奋,甚至手都在微微颤抖。

????“看你的样子,这部【葵花宝典残卷】到手之后,你就凑齐全套【葵花宝典】了吧?”

????左旸故意问道。

????“那当然,这可是最顶尖的十阶秘籍,你就等着我在功力排行榜上超越你吧,不仅如此,我还要在不久之后举行的武林大会上当众打败你,你就等着出糗吧,哈哈哈。”

????独步杀戮满面春光,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甚至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左旸被他踩在脚下的画面。

????果然!

????左旸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屑睨着独步杀戮,幽幽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很难,不过……葵花宝典也只有去势之人才能修炼吧?所以说,你已经决定继续做太监,不准备再努力一下了?香不香?”

????“香!”

????独步杀戮一点都不尴尬,反倒霸气侧漏的道,“只要我把【葵花宝典】练成了,哪个要是敢再嫌弃老子,老子就干哪个,干到没人敢说为止,那才叫真香,还有……你刚才这一声‘太监’,我也记住了,你给我等着吧。”

????“死太监。”

????左旸果断又叫了一声。

????“你完了,我决定在武林大会上当着全国人民的面阉了你。”

????独步杀戮目露凶光。

????无根门弟子还真有强行给别的玩家去势的技艺,只是有诸多限制想要施展出来没那么容易罢了……他决定来个新仇旧恨一起报,毕竟当初被迫入无根门,左旸也是“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