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袭额而至的判官长舌,韩立体内时间法则运转,身形骤然一闪,险之又险的躲避了开来。

????仓促之间,他却仍是注意到,那猩红长舌上的雷电符纹不见了。

????“吼……”

????就在这时,啼魂口中发出声声暴喝,脊背猛然拱起,背上尖刺上白光剧烈闪耀,不断冲击着下压而来的血色光墙,直将其撞击得层层粉碎。

????然而,那碎裂开来的血色晶光之中,却忽然有大片金光闪现,随即便响起一阵剧烈的雷鸣之声。

????“轰隆隆”

????数十柄缠绕着金色雷电的青竹蜂云剑,忽然从血光中飞落而下,彼此相互链接,化作一圈金色雷电凝结的法阵,直降堪堪挣脱镇压的啼魂,重新压了下去。

????一道道金雷如同沸水一般,在啼魂背上四溢翻滚,声势震天。

????青竹蜂云剑上的神雷之属,对于阴祟之物本就有压制之能,对于啼魂也相当克制,万道金雷滚过之后,啼魂的脊背上也是一片血肉模糊。

????韩立瞥见这一幕,顿时目眦欲裂,其手掐剑诀,以心神联系,召唤飞剑。

????那些青竹蜂云剑随即巨颤不已,挣扎着想要飞回韩立身边,奈何其上有血光萦绕,根本无法自主飞行。

????眼看着飞剑即将随着判官巨靴落下,韩立口中发出一声爆喝,噬破舌尖朝着手中青竹蜂云剑上猛地一喷,再凝神一唤。

????“嗤啦啦”一阵狂鸣!

????那数十柄被鬼灵子控制了去的青竹蜂云剑,一个个顿时颤鸣不已,全数挣脱了控制,倒飞了回来。

????没了神雷压制,啼魂背上压力一松,身形随即一缩,恢复了人形,一个前冲躲过了当头压下的巨靴,回到了韩立身边。

????“这家伙的鬼道之术的确与别人不同……其,其阴煞之中竟似乎修炼出了一种返璞归真的中正之气……大有,大有由阴转阳,由邪入正的势头,我对其压制之能,不如过往那般强了。”啼魂剧烈喘息了片刻,不忘讲这些情报告知韩立。

????“你没事吧?之前不让你出来,就是担心这一点,看来这家伙能位列四大圣使之首,不是没有道理的。”韩立眉头紧蹙的说道。

????“眼前这个判官一样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我们打了半天还没跟正主过过手,实在有些窝囊。”啼魂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碍,说道。

????“谁说没有?”韩立眉头一扬,反问道。

????啼魂闻言有些疑惑,不解地看向韩立。

????“你是说这判官就是鬼灵子?”一旁的蓝颜倒是听明白了,开口问道。

????还不等韩立回答,高空中又是一阵幽暗,那判官再次抬脚朝他们踩了过来,与此同时,其口中长舌也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弧,从周围绕了过来,挡住了他们的退路。

????“蓝颜,替我挡住那长舌片刻。”韩立一声爆喝。

????蓝颜闻言,手腕一转,掌心中光芒一闪,浮现出一只绣有水浪图纹的蓝色布袋。

????韩立只是瞥了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之前在岁月塔中,蓝颜兄妹得到的那只。

????只见其口中轻吟一阵,抬手在布袋上一点。

????蓝色布袋上的水浪图纹顿时光芒大作,阵阵潮水涌动的声音从布袋中传了出来。

????紧接着,就见蓝色布袋袋口猛然一张,八条数十丈长的蓝色水龙就猛然冲了出来,朝着那条猩红长舌撞了上去。

????临近之时,阵阵“轰隆”之声不断作响。

????八头水龙身上雷光大作,无数蓝色水雷狂涌而出,不断轰击着那条猩红长舌,其中,只是那挡在珠帘之后的双眼,却明显生出了一抹怒意。

????其周身红光大涨,与束缚自身的金光交杂在一起,同时右手一挥,手中握着的朱红大笔立即在半空中滑动起来。

????只是受四周时间法则之力影响,他的动作显得有些缓慢,笔端移动之际,虚空之中开始出现一枚枚血红色的古篆符纹,构成一个个晦涩难明的古朴文字。

????而随着每一枚文字的浮现,虚空便要随之剧烈震荡一下,仿佛惊雷炸响,四周血红色的空间中,便传来一阵阵令人心底发麻的万鬼惊哭之声。

????当真是笔落风雨惊,书成万鬼哭!

????而随着其不断挥动,一枚枚字符出现,一张古卷残篇一样的文章,竟然出现在了高空之中。

????随着残篇的古朴文字越来越多,其中蕴含的威压也就越来越盛,四周的鬼哭之声已经盖过惊雷,听得蓝颜心神巨震,脸色都变得煞白。

????啼魂虽然不至于如此,但也同样不好受,她甚至从这血色篇章中,隐隐感受道一股足可撼动元神的大道压制之力。

????就在那血色篇章即将完成之际,下方韩立所布剑阵也终于起了变化。

????噼啪之声大作!

????只见四周虚空中金色电光不断炸裂,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上电光大作,表面绽放出耀眼金芒,化作三十六道粗壮的金色雷柱,直冲九天。

????一道道裹挟着金色雷电的冲天剑气从其上浮现而出,霎时间剑啸之声大作,无数密集剑气盛放而出,映满虚空。

????下一刻,恶鬼判官四周虚空波动骤起,那些金色剑气,伴随着强大金雷,一层层狂涌而出,朝着他狂斩而来。

????(诸位道友!忘语正在外面出差开会,今天只能一更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