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诞生,普天同庆。

????大明日渐强盛,随着广东拿下后,如今大明可以说已占半壁江山,虽现在大明除安庆外,并未直接北击,但在朱怡成这几年的经营的下,如今大明基础打的尤其坚实,就如当年元末时期朱元璋夺取天下时采取的九字政策,除后三字略有不同外,广积粮、高筑墙这六字深得要味,换句话来讲,就是说大明向前一步步走的非常稳固,国力的强盛令更如今的大明百姓极其自信,在所有人看来,替代满清得天下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正是如此,无论是朝内外,对于朱怡成子嗣尤其看重,中国人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平常老百姓都是如何,更何况皇家?皇后李娟儿诞下嫡皇子,代表着大明后继有人,更代表着大明蒸蒸日上,如何不为之庆贺?

????至于儿子的名字,朱怡成早就起好了,按老祖宗朱元璋所制世谱,朱棣后裔世系派字是:高瞻祁见佑,厚载翊常由,慈和怡伯促。随后再以名字中的其一字代表火、土、金、水、木五行进行取名。

????朱怡成的这个儿子当为伯字辈,并以水行取名,所以最后取名为朱伯?,?字其意为泉水喷涌,也寓意着大明在经历了满清入关中原后凤凰磐涅获得新生。

????为庆贺皇子诞生,朱怡成下旨大明朝堂休沐三日,同时大赦天下,以示祝贺。民间更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就连那些被俘虏的清廷官员和八旗也获得了些好处,不仅餐食丰富了些,就连“劳动改造”也给他们放了一天假。

????没错!正是劳动改造。占据江南后,大明俘虏满清官员和清军可不在少数,尤其是南京和其他一些地方的八旗驻军,基本都被朱怡成一网打尽。绿营稍好些,绿营基本都是汉人,而且那些绿营兵大多也只是当兵吃粮的普通人,或者和杨勖、庄岩、张鲣、钱大昌等经过劝说弃暗投明的将领。

????在清廷官员中,也有廖焕之、蒋瑾、何显祖、曾天赐这些人,其中廖焕之因为投靠朱怡成最早,更为朱怡成拿下宁波,奠定复明基础立下大功,从而位及人臣。至于其他人,相比在满清那边,不仅得居高位,更因为朱怡成心胸开阔,用不人疑,如今对大明是死心踏地。

????当然了,除去这些人外,也有不少满清死忠,其中就有噶礼、曹寅、李煦、费尔勒等等要员,这些人俘虏后由于顽固不化,直接连同那些八旗俘虏一起送至劳动改造去了。

????八旗青壮全被送到太平府挖矿,至于那些重要人物也没闲养着什么,找了个地方圈起来让他们自食其力,同时朱怡成还寻来些人对这些人进行从身体到思想上的全面改造。

????这种改造方式可不是朱怡成原创的,他只是把“功德林”的那一套造搬过来进行。当然了,以目前的情况肯定无法达到历史上功德林改造溥仪和其他战犯效果的,但朱怡成还是这样做了,说白就是想拿这些人做做实验,成功固然好,不成功也没什么问题。

????朱怡成的突发奇想,让这些清廷要员吃了不少苦头,这些人原本就养尊处优,哪里干过活?如今不仅每日定时起床定时吃饭定时工作更要定时休息,还规定他们要事必须举手喊报告,相互之间不得称呼名字和官职,只能以姓和学员或者老张老王之类为替代……。

????这一套,一开始这些人那里能够接受?像噶礼、曹寅、李煦三个位高权重者更是愤怒异常,嚷嚷着士可杀不可辱,还直接绝食以报康熙和大清。不过,早就有准备的看守哪里能让他们那么容易死?一套套对策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最终除了吃了苦头外这三人还被那些改造良好的八旗下层严厉做了好几次批评,几回下来,噶礼等人也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只能勉强接受了现实。

????只要有了开头,接下来就好了许多。无论是勉强接受还是骨子里抗拒,当他们逐渐习惯了这些后,反而觉得这种改造轻松了许多。比如说噶礼吧,作为总督的他从来没有干过这些活,但几个月下来后却发现这种规律性的生活却让他的身子骨比以前好了许多。至于其他人也是如此,多多少少都蜕去了之前的习惯,显得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这一日,接到通知,得知朱怡成的皇子诞生,他们这些人可以难得休息一日,同时还增加了几个肉食以为大明庆贺。听到这消息后,众人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有的人高兴,有的人沉默,更多的人不言不语。

????“老李,这大明看来已成气候了。”早就没了辫子,脑袋剃的比和尚还清爽的噶礼嘴里嚼着一块大肥肉,要是放到以前这样的劣食打死他都不会碰一下,可现在噶礼是吃的那个香啊,要不是嘴巴没有河马大,恨不能一口就吞下三大块。

????李煦的吃相也不怎么样,吃的满嘴都是油,眼睛还在曹寅的碗里不断扫来扫去,这肉食在这可是难得的很,一月都吃不了几回,更不用说像今天这样的红烧肉了。瞧见李煦有些发绿的目光,曹寅不由自主地侧下身子,用左手护住自己的碗,右手拼命地往嘴里扒。

????终于,把最后一块肉咽了下去,李煦先是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皮,这才说道:“我说老葛啊,你现在还有心思想这些?兄弟我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个,吃饱肚皮才是正经事。”

????噶礼愣了一下,紧接着摇头苦笑道:“这话也是实在,哎,我们现在也只有这个念头了。”

????曹寅这时候也扒完了饭,打了个饱嗝抹抹嘴,左右一瞧,压低声音道:“成不成气候我不知道,不过我可听说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噶礼和李煦顿时好奇地问。

????“据说,这广东也被大明拿下了。”曹寅轻声道,这消息是他从管教那边听来的,另外据说这几日就有新人会进来。

????“什么!”两人顿时一惊,但马上又紧张地看看四周,似乎担心引来管教的责罚:“此事当真?”

????“应该不假,其实拿下广东已有一个多月了,不过路途遥远,这消息才传来不久……。”话音刚落,就听得后面似乎有什么动静,三人扭头望去,只见管教带着几人来到食堂,其中走在前面的两人他们三人全认识,不正是广东巡抚范时崇和布政使邹鹤年么?只见这两人和他们一样剃掉了辫子,换了身灰色的号服,至于在他们身后的恐怕都是广东俘虏的官员。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前面还在说广东被占呢,转眼就瞧见了范时崇和邹鹤年。带他们进来的管教向这些人说了几句话,只见他们边听边连连点头,最后吩咐完后,范时崇和邹鹤年习惯性地回了声“嗻”谁想这字刚出口,在一旁的劳动改造标兵,原八旗佐领穆费勒就当即大声喝骂了起来,告诉他们在这要回答是!如果谁再违反规定,就先饿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