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鄂嫩河南岸过来的敌骑还有多久到达此地?”

????大敌压境之下,尼堪反而恢复了冷静,按照他操练常备军的规矩,接敌时侦骑要放出三十里。

????“大汗,应该不到二十里了”

????“好,你马上去通知岸边假装渡河的士兵,全部撤到矮墙以内来,记住,在撤出之前将浮桥毁了!”

????“啊?!”

????“别废话了,赶紧将苏哈、哈尔哈图、牧仁、雅丹等人叫过来!”

????不一会儿,几人全部围在尼堪身边。

????“诸位,是本汗失算了,还是小觑了天下英雄,没想到硕垒的反应这么快,如今敌人超过六千,还是东喀尔喀的精骑,我军只有不到两千,时间紧迫,就不与你等商议了,我决定”

????“苏哈,你带着五百飞龙骑、五百猛虎骑,赶着刚才投降的一千多蒙古骑兵向南冲,记住,拼死击破南边之敌才是我等唯一的出路……”

????一旁的阿林阿说道:“大汗,您的意思是先击破南边之敌?那鄂嫩河南岸之敌呢?”

????“不妨,他们至少离我等还有二十里,骑兵若是太快的话小半个时辰也就到了,不过我等都是熟悉马匹之人,二十里,这也是马匹用最快速度奔跑的极限距离,等跑到小肯特山口,彼等还有气力吗?”

????“故此,彼等抵达此地的时间肯定会超过小半个时辰,飞龙骑、猛虎骑在前面击破南面之敌,剩下的七百龙骑兵、炮兵现在小肯特山北侧出口抵御,等抵挡不住了,再分批退到南侧山口”

????“那火炮呢?”

????“先别管了,就算蒙古人拿到了也不会使用,记住,火炮沉重,可以留下来,不过火药必须带上!”

????雅丹说道:“大汗,敌人势大,我等不如退到一侧的山上,利用火器的优势大量杀伤敌人,最后再出动骑兵,可策万全……”

????“不”,尼堪却摇摇头,“小肯特山都是低矮的山丘,山上又没有水源,一旦被围住了便是死路一条,何况火炮沉重,我等就算能将它们全部拉上山,可能也来不及布防”

????“诸位”,说到这里尼堪神色严峻地看着大家,这可是尼堪自带军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都说索伦骁勇冠绝林中,眼下便是大家伙儿证明这句话的时候了,本汗听说东边的建州女真有句话,叫什么‘女真不过万,过万不可战’,诸位,我等与女真人虽不同源,却操着大致相同的语言,所居之处条件更差过女真”

????“原本就是骁勇异常,如今又有锐利的兵器,更有强大的火器,难道还不如女真人?”

????“何况,我已经下令拆了浮桥,如今只有拼死击破当面之地才可能安全返回北岸”

????“大汗,我等将死战到底!”

????苏哈等人全部跪下了,尼堪将他们扶起来。

????“诸位,此战若是获胜,东喀尔喀在五年之内应该无力再与我等相争,五年时间,足够我等做出更多大事了”

????“故此,此战不是简单的战斗,而是博格拉部五年和平之战!”

????“大汗”,哈尔哈图却说道:“听说南边的察哈尔一些部落也也投靠了硕垒,恐怕就算硕垒眼下这些部队拼光了他们还是能拉上上万的骑兵……”

????“不然”,尼堪摆摆手,“察哈尔与喀尔喀毕竟不同,若是此次硕垒本部的精壮都拼光了,他这车臣珲台吉的位子还能不能保住就是一个问题……”

????“大汗”,苏哈上前说道,“击破南边军队,有五百骑足矣,猛虎骑擅长山林作战,还是留在峡谷阻遏鄂嫩河南岸的敌骑吧”

????“不!眼下的关键便是击破南边的敌骑,若是处处分兵反而处处受制,必须保证南边一战必胜”

????……

????苏哈带着一千骑押着一千多蒙古骑兵出发了,蒙古骑兵都都是步行,在飞龙骑明晃晃的长枪的押送下向南边跑去。

????当然了,作为筹码的乌巴什、哈尔恩、乌力图三人还是捆好了送到北岸去了。

????乌尔赫特。

????巴布领着两千东喀尔喀的核心部落和啰、库里叶骑兵正在向前疾驰。

????巴布几今年二十一岁,是硕垒的幼子,东喀尔喀有七大部落,分别是和啰、库里叶、绰琥尔、库克亦特、合答斤、巴尔虎、兀良哈,其中和啰、库里叶都是当时跟着铁木真起兵的亲戚部落,占据着克鲁伦河流域。

????绰琥尔、巴尔虎在南边,是硕垒长子伊勒登的部落,库克亦特、部分兀良哈、部分科尔沁在东边,是硕垒次子额尔克的部落。

????巴布自然知晓了尼堪的兵力情况,按照他的盘算,乌巴什手下有三千骑,对方只有两千骑,怎么着也能打一个平手,于是当硕垒准备将他的兵力加到三千骑,也就是将新加入的苏尼特部落一千骑加给他时,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硕垒今年已经是五十二岁的人了,眼见着东喀尔喀的大位就要落到下一辈的手里,其中巴布、伊勒登是两个竞争者,在鄂嫩河南岸西侧,伊勒登带着两千骑向东进攻,南岸东侧,额尔克带着两千骑向西进攻。

????自己这一路是东喀尔喀的核心部落,前面还有乌巴什的三千骑,若是这样还不能战胜索伦蛮子,自己还如何去竞争下一任车臣汗的大位?

????抵近乌尔赫特时,前面出现了大团的烟尘。

????巴布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看完之后不禁大怒。

????只见前面跑过来了一千多人,都没有拿兵器,也没有骑马,正是乌巴什手下的合答斤士兵!

????而溃退的士兵后面则跟着大量的索伦骑兵!

????这下巴布有些踌躇了,此时他们的马匹正处于缓缓前行的状态,而对方骑兵却已经跑起来了,自己想要对敌,也必须将马匹的速度提起来,可眼前却挡着大批的己方溃兵!

????“杀过去!”

????巴布毕竟是一代雄主,眼前地势狭窄,此时让溃兵从队伍中间穿过去,抑或从两边过去都来不及了,只能碾过溃兵才能扭转不利的局面。

????于是场中出现了惨叫声、大骂声,在这些声音的伴随下,巴布带着两千精骑碾过了溃兵,逐渐将速度提到最大。

????不过溃兵终究还是稍稍阻拦了巴布行进的步伐,等他们完全碾过溃兵时,迎接他们的却是苏哈带领的一千骑中处于第二方阵的五百猛虎骑漫天的抛箭!

????而苏哈自己双手端着一丈长的长枪,身边跟着一百最勇猛的骑士突前,剩下的四百飞龙骑一左一右各两百骑稍稍落后,呈品字形狠狠向巴布的骑兵冲了过去。

????此时巴布的骑兵大多数是手持弯刀的轻骑,重枪、狼牙棒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遥远的传说了,先用骑射袭扰、击散敌阵,再用弯刀对敌是他们几百年流传下来的不二法宝,真正的两军对敌他们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于是苏哈的飞龙骑很快就轻易地撕破了巴布的两千骑,不多时便在这两千骑中杀了个对穿!

????巴布的骑兵顿时大乱,这时另外五百猛虎骑也杀到了,全部双手持着长刀,从另外一侧冲进了敌阵。

????今年是1629年,是尼堪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九个年头,他的常备军大多数与他岁数相当,这个年纪的体力和技艺未必是一个男人的巅峰,不过却是一个男人最勇猛的时候,经过不间断的体能、技战术、纪律训练后,持久作战能力、团队作战意识也达到了一个高峰。

????当下的游牧骑兵,除了大小领主的常备军有可能聚在一起操练,剩下的部族骑兵多半是在自家操练的,而自家除了放牧、打猎,也很少有时间操练,一去二来,尼堪这支专业骑兵很快便占了上风!

????就在苏哈的骑兵渐渐占了上风时,鄂嫩河南岸,东西两侧伊勒登、额尔克带着的骑兵终于赶到了。

????与巴布不同,由于东喀尔喀的东边、南边都有大量的察哈尔部落,他们各自的两千骑里也有一半察哈尔的骑兵。

????按照硕垒的谋划,若是索伦蛮子还在乌尔赫特附近,自己便以老三为诱饵紧紧吸引住他们,而其余三个儿子则从南边、东边、西边紧紧围住他们,以三对一的兵力,索伦蛮子再是强悍也只有败亡一途。

????若是他们已经过河了,伊勒登、额尔克也偷偷渡河,杀到鄂嫩河北岸,在鄂嫩大草原、卜库尔大草原大开杀戒,那时索伦蛮子“饱掠之后”必定战意薄弱,同时若是己方旗开得胜,鄂嫩部、卜库尔部也会从中作梗,一举歼灭或赶走索伦蛮子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而巴布这一路一来是乌巴什的援兵,二来若是乌巴什抵挡住了尼堪,巴布巴布还可以作为伊勒登、额尔克的后援,在北岸以防不测。

????不过,无论是巴布的计划,还是硕垒的谋划,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之上,那就是乌巴什的三千骑至少能挡住尼堪的大军三日以上。

????没想到在尼堪的火器攻势下,乌巴什没有抵挡住哪怕一个时辰便全军溃败。

????伊勒登、额尔克很快在小肯特山的北出口会面了,眼见浮桥已经被破坏,渡河追击是不成了,伊勒登是长子,又是嫡出,便发号施令让额尔克进击北出口。

????额尔克不敢忤逆大哥的命令,只得让手下的将领带着一千骑出击,结果与乌力图一样,在矮墙附近碰了个头破血流。

????这时他们才想到可以从山上绕过去。

????不过当时在伏击乌巴什时,两侧的山上也布置了一些火炮,火炮难以搬动,最后在尼堪的命令下,干脆便以每门火炮为中心建成了一个个小型阻击阵地,除了配置的十名炮兵,还适当增加了一些龙骑兵。

????两千骑便是二十门火炮,除了两个出口处的六门,两侧的山体还各有七门,七门便有七十个炮兵,此时还有七百龙骑兵,每门火炮附近便有三十五个龙骑兵,加上炮兵,便是四十五个!

????四十五个炮兵加火枪手,进入丛林的蒙古骑兵也够喝一壶的。

????当额尔克的骑兵下了马,端着弓箭、弯刀进入山丘丛林时便能受到了这些小型阵地的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