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猛烈的腰部酸疼侵袭了亚伯的身体,他捂着头从床上坐了起来,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啊……”

????他打了一个哈欠,手放下的时候,在裘皮被子下面,似乎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这是什么?

????亚伯掀开了被子,那个银发女妖正躺在她身边。

????昨晚发生了什么?

????亚伯抱着头努力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他扯上被子蒙头睡过去之后,突然银发女妖扯开了被子,然后再次捧住了他的脸,扒开他的眼睛,让他看着她的脸,然后那双眸子再次勾去了他的魂魄……

????“你现在是不是感到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

????“来吧,释放它们吧……”

????亚伯感到自己要爆炸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就全不记得了,只是在一片模糊意识中,感到了无尽的疲惫,还有一种爽……

????“你醒了。”

????银发女妖看着亚伯,指尖滑上了亚伯的胳膊,这让他身体像是触了电一样,把手抽了回去。

????“我们……”

????“你不要在意,这是一个必须的历练。”

????“历练?”

????“是的,历练,我就是磨砺你的工具!”

????银发女妖翻身下床,捡起了地上的衣服,放在窗前借着阳光看了一下,都已经被扯破了。

????这是我干的吗?

????亚伯在看到那破碎的衣服,感觉自己不是人起来,他怎么会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要换新的了呢!”

????银发女妖将破掉衣服全都扔进了壁炉,然后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它们便燃烧起来。

????壁炉中衣服燃烧的火光,让亚伯心里多了一种负罪的感觉,他看着银发女妖的背影,鼓起勇气说道,“那个,对不起我……”

????“没事儿,这不是你的错,是我魅惑你的,你一直在抗拒,想要压抑住那种冲动。

????你不是那种禽兽,是一个正人君子,但是你也要小心,小心任何接近你的人,尤其是那些看起来对你有好感的女人。”

????银发女妖搬了一把椅子,倒坐在了亚伯面前,趴在椅背上,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你很重要,而你也将要面对很多诱惑,那些诱惑可能会让你迷失自我,成为一个邪恶残暴的人。

????我就是为了避免发生这种事情而存在,是试炼磨砺你的工具,让你变得成熟,强大,能抵御所有的诱惑,这就是我的工作。”

????亚伯愣住了,在她的头顶似乎出现了光圈,一种圣洁的光笼罩在了这个女人身上。

????“亚伯,你不要在意这些,魅惑是一种很强大的禁忌邪术,没有任何人能够抗拒,是这个世界最危险也最邪恶的东西。

????在这个世界会使用魅惑的东西太多了,你随时都有可能跟它们打交道,一旦你被它们魅惑,你就会万劫不复。”

????银发女妖的手指,划过了亚伯的嘴唇,“现在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否还有那种冲动?”

????亚伯脑中一片空白了,突然一阵敲门声让他回过了神来。

????“子爵老爷,我们来接您了!您在城中的住处也已经安排好了。”

????一阵恍惚后,亚伯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扑到了那把椅子上,他的肚子被椅背顶的生疼。

????“哎呦——”

????亚伯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了滚,这猛烈的一下,不光是肚子,就连下面也是。

????门外听到惨叫的三个宫廷侍从,赶紧开门冲了进来,亚伯也捂着肚子,用裘皮被子遮住身体,从地上站起来了。

????“子爵老爷,您没事儿吧?”

????亚伯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下床没注意摔了一跤。”

????银发女妖又是不知所踪,亚伯看了床一眼,洁白的床单上,除了几团发黄的印迹,什么都没留下。

????跟着那些侍从出门的时候,亚伯还低头看了一下门口的地面,还是很干净什么都没有。

????“啊……我似乎忘拿东西了!”

????亚伯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了!”

????那三个侍从便留在了屋外,亚伯急匆匆的跑回了卧室,来到了壁炉前,一片未烧光的白色衣袖碎片,映入了眼帘。

????她真的在这里……

????亚伯心底顿时充满了喜悦,他将那片衣袖碎片,从壁炉中捡起了起来,放在鼻头轻轻闻了闻,是那熟悉的体香。

????“子爵老爷,您的东西找到了吗?”

????外面的侍从等急了,亚伯赶紧把那片衣袖放进了怀中,“哦,我马上就出去了……”

????在那三个侍从的带领下,亚伯乘坐马车从皇宫的后门出来,沿着另一条比直的大街一路前行,穿过两个巨大的城门之后,来到了皇都的外城,即平民居住的地方。

????这一路走上来,亚伯总感到有人在背后盯着他,当马车经过人群的时候,他也能听到人们小声的咒骂,

????“哼,是那个失败者!”

????“要不是元老院的裁决,让他捡回了一条命,现在他能这么嚣张?”

????“呸,人模狗样的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亚伯觉得这只是几个刁民羡慕嫉妒恨反酸水,并没有太在意。

????很快马车便来到了给亚伯安排的住处,那是一个不大的两层红色筒子楼。

????在这里还居住着四五户人家,都是帝国基层官吏,以及下层禁军军官。

????在三位宫差的带领下,亚伯穿过狭窄的门洞,进入了小院中,那些他将来的邻居们,纷纷用一种带有敌意的眼神在看着他。

????这让亚伯很疑惑,一般新邻居到来,老住户不是应该热烈欢迎吗?而且以他现在尊贵的身份,他们不应该来巴结吗?

????“子爵老爷,您的房子就在二楼!”

????三位宫差把亚伯领上了二楼正对门口的一间屋子,那是这里面积最大的房子,但是也仅有两居室,相比于那些四五口人挤在一起的人家,亚伯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室内家具齐全,但是没有厕所跟浴室,只有一个木头马桶,需要他雇佣一个奴隶来专门打理。

????就在三宫廷侍从带亚伯在屋里看房子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邻居们嘁嘁喳喳的小声议论。

????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奈何亚伯长了一对十分灵敏的耳朵,那些长舌妇还有毒舌公的话,他听的清清楚楚。

????“这个混蛋,害我们损失那么多钱,现在居然还有脸住到这里,咱们绝不能让他好过!”

????“但是他很厉害的,不好惹啊!”

????“怕什么,咱们家里都有人当官,他还敢跟咱们动手不成?”

????“对,这个混蛋,要是他敢动手,咱们就报官,把他给抓起来!”

????“可他现在是子爵啊!”

????“呸!三等子爵,又不不是真子爵,有名无实的需衔,吓唬乡巴佬还行!”

????“没错!那混蛋害我们赔了那么多钱,绝不能让他过舒坦了!”

????这话提醒到了亚伯,他特意观察了一下那三个宫廷侍从,发现他们脸上也都带着假笑。

????亚伯现在明白了,他自打进宫以来,为什么背后总是有一锋芒刺背感了。

????他跟白猿吉曼的那场角斗,让皇都很多达官显贵赔了不少钱,也更是让很多平民家破人亡。

????在那些输惨了的人眼中,他就是让他们赔钱的罪魁祸首,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在宫中受到那么多白眼,在这里被邻居们背后指指点点,就连眼前的这三个宫差,也是对他曲意逢迎。